翱翔

Soar01圖片來源:http://blog.roodo.com/qepis

清晨,一隻紅嘴黑鵯的清唱劃破了寂靜,金色的陽光灑落在士林外雙溪的河面上,接著斑鳩、紅冠水雞、小白鷺也都各自伸了懶腰,開始一天的河邊生活。一隻青帶鳳蝶停在咸豐草上將自己翅膀的露珠曬乾,然後翩翩飛舞起來。有一隻家燕張開惺忪睡眼,瑟縮地望向天際。牠叫作小凱,牠記得前兩天牠才剛剛被人類放飛。大約在三星期前,牠原本住在石牌的尊賢街附近,那時牠記得牠和哥哥姊姊正在巢窩中,每天就是等待爸媽返歸,然後張口向爸媽索食。

不料有一天,有幾個惡作劇的小學生,拿起曬衣竹竿在牠們巢底亂戳亂攪,在一陣天搖地動與昏天暗地中,燕巢最後被整個摔到地上,小凱依稀記得哥哥和姊姊最後的身影,然後它也被人類收養。而爸爸媽媽則已失去音訊。「噢,真可憐,其他的小燕子都死了,只剩下這隻。老公,我們把牠收養起來吧…」藥局的老闆娘說。那家藥局的夫婦和他們的一對兒女每年都會維護附近的燕巢。他們賣的東西很實在,也常投入社區公益,街坊鄰居對他們的評價都很不錯。藥局老闆對今年大搞燕巢破壞的壞小孩十分惱怒。他把這些孩子訓了一頓,隨後孩子們也被他們的家長帶回去管教了。

 

藥局一家人向台北鳥會救傷組請求協助,從最初幫小燕子準備暖暖包保暖,到食材與飼養環境的配置等。在眾人的關心照顧下,小凱從剛開始的厭厭一息,逐漸成長茁壯,變成羽翼漸豐的活潑小子。牠會在客廳裡到處飛,有時甚至還會騎在藥局養的小黃狗身上。與其他小鸚鵡的關係也不錯。只不過野鳥終究是野鳥,最終仍是要返回大自然的。鳥會志工向藥局老闆建議:「如果它的飛行狀況良好,而且自己進食沒問題的話,你們可以尋找燕群較常出沒的區域進行野放;除了一些住宅區的燕巢聚落,家燕也常會聚集在河川附近。讓小燕子學習牠同伴的生活方式,融入屬於牠的族群…」

然而因為經歷變故,小凱的成長過程其實比同期的小燕子緩慢,當石牌地區大部分的燕子紛紛都已長大遷移後,小凱才剛剛學會飛。「媽媽,我剛剛經過士林橋,發現那邊還有很多家燕,或許可以把小凱帶到那裡野放…」藥局老闆的兒子騎車回來說。於是小凱又離開了熟悉的人類家庭,「小凱,你要好好跟隨同伴學習喔!」藥局一家人這樣叮囑著小凱,小凱一邊飛行有時也回頭張望他的恩人們。「再見!小凱!」

剛剛離開人類的家,牠還有些不習慣,畢竟這裡的食物全然不同,不再是人類提供的麵包蟲、大麥蟲這類單純的食材,更多時候牠必須懂得捕捉天空飛的各式昆蟲。隨著日子慢慢過去,牠看著其他燕子的攝食方式,也學會了覓食的技巧,並且長大為成鳥。然而牠和其他的家燕群還不是很熟,特別是在這裡最大宗的洋燕族群,有時甚至還會驅逐牠。在這裡牠沒有朋友,除了思念父母和曾照顧牠的人,日子總是在單調乏味的覓食中度過;而且它的生活範圍也還是只有士林橋附近的區域,有時也到熱鬧喧囂的夜市街道上尋覓落難的小蚊蟲……

直到這一天早晨…

小凱發現一隻紋白蝶,追著追著竟飛到牠從未涉足的基隆河大佳段,「咦,這裡的河灘寬廣好多,以前我從未飛過這個方向呢!」河邊富麗的生態著實令牠感到驚訝,此時忽然有兩隻燕子叫住了牠,「朋友!你是一隻家燕嗎?」「咦,你是?」「我們在這裡生活好久了,可是真正在這裡定居下來的燕子並不多,請問你是住這邊嗎?」「是呀,其實我也從來沒在這裡和自己以外的家燕談過話呢!」「嘿,太好了,居然有和我們年紀相仿的燕子呢…」

三隻燕子很快便打開了話題,接連幾天,牠們經常會相約出來聊聊,或者一起覓食,甚至一起討論興趣和志向,小凱發覺牠的一生出現了很大的轉變,而牠的生活也開始有了重心和更多的獲得,特別是在一生的志向上,這可是牠從未想過的呢!那兩隻家燕一隻叫羅伯,另一隻叫阿勇,牠們有一個相同的志向,那就是成為一隻候鳥。「聽說北方很美,我很想到北方的世界去看看…」羅伯說,羅伯的家人是遠從西伯利亞南遷而來的,但是牠們在北返過程中遇到暴風雨受了傷,從而定居台灣。「我和你一起去,因為我也想當一隻偉大的候鳥!而且我爸媽說我已經長大,可以出去闖蕩了。」阿勇興奮地說著,牠全家是在台北世代生長的留鳥,但是阿勇想要出去闖闖,看看不同的世界,然後再把增廣的見聞帶回給牠在本土的家人以及新一代的燕子。比較起來,被人類飼養過的小凱缺乏燕群的知識,但牠有著很不一樣的生活經驗。「哇,你騎過小狗呀!真讓我們感到驚訝!」小凱所能述說的是另一種成長故事,牠只想找回失散的父母。就這樣三隻鳥很快地成為好朋友,並且確立了牠們共同的夢想─那就是成為一隻偉大的候鳥。

「要成為候鳥,首先必須經歷長途的飛行。這是在小時候我父母說的…」羅伯說道,阿勇說:「我在松山機場那裡有認識的親戚,或許我們可以先試著往返北投與松山機場,藉此鍛鍊體力。萬一有什麼需要也可以立刻尋求協助…」

於是幾天後牠們試著作長時間的飛行訓練,就在牠們剛要停在機場圍牆的電線上時,卻看見數十隻麻雀正被兩隻黑鳥追逐並狼狽地四處飛竄。小凱問:「牠們是什麼鳥?速度好快,好厲害!」阿勇說:「牠們叫作烏秋,我聽我爸媽說牠們既強壯又凶悍,最好少惹為妙。我們還是找別處停歇吧!」兩隻烏秋才剛剛驅走一批想要在電線桿上休息的麻雀,聽到燕子的對話,卻大笑道:「小朋友們說的不錯,我們烏秋是史上最強的鳥兒。你們倒有自知之明。」「來吧,小朋友,看來你們似乎很累了,看在你們稱讚我們的份上,我們可以讓點小空間給你們分享,對吧,何然?」「嗯…沒錯。」另一隻烏秋點頭說。小燕子們沒想到隨便說的話對烏秋來說竟是一種『稱讚』。於是,牠們意外得到了其他鳥兒所得不到的禮遇:烏秋分給牠們一塊駐足的地方。而後經由一些閑談之後牠們稍稍認識了這兩位烏秋大哥,原來牠們是兩隻師出同門卻經常在附近競爭領域的師兄弟─阿度和何然,牠們有著烏黑的羽毛和一隻很長的分叉尾巴,由於牠們很兇,所以當牠們「嘰卡啾─嘰卡啾─」的亂叫時,通常方圓數里內沒其他的鳥兒敢靠近牠們,是這裡出了名的惡霸,但有時候牠們也會保護這裡的小鳥不受猛禽的攻擊。

於是接連幾天,小燕子們經常在機場開闊區域作飛行的練習,有時也會返回市區,但是有一天當牠們看到機場起起落落的大型飛機常把草坪附近的小蟲都驚飛,小凱和羅伯忽然間起了一個好奇的想法,那就是牠們想要去那邊覓食,「那太危險了,我不想進去…」阿勇說,「好吧,那我和羅伯飛進去看看!」

於是羅伯和小凱牠們便潛入機場當中四處探祕。「人類的飛機真的好巨大呀!」「如果我們飛行也不花體力該有多好。」就在此時有一架運輸機忽然從跑道上起飛,巨大的渦輪機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羅伯和小凱嚇得立刻從旁邊的牽引車上飛逃,然而牠們的飛行方向卻剛好捲入風扇製造出的龐大亂流圈中,「哇!救命呀!!」羅伯失聲大喊,小凱努力想要飛離,卻完全無法施力。

兩隻燕子在亂流圈中無法控制身體,被強風捲啊捲的到處亂竄,更可怕的是─牠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正把牠們吸向那黑漆漆的噪音來源,牠們拚命掙扎但似乎徒勞無功…

此時,阿勇看了趕快向附近求救,此時原先正為了領空而爭吵的何然和阿度知道這件事後,迅速從附近的鐵絲圍籬飛到一處空橋上,何然叫道:「這兩隻笨鳥怎麼會飛到飛機旁邊?」「我怎麼知道?」阿度聳聳雙翼,「我看再不快一點,牠們就要被捲入引擎中了…得想個法子救援牠們!」阿度不屑說:「喂!搞清楚,我們烏秋可不是人類飛機的對手,要送死你自己去送死,我可不淌這渾水!」「管他的!」何然不管身邊阿度的阻止,奮力拍翅俯衝上前,眼看牠也快要衝入運輸機側的亂流圈中,「笨蛋!真是太衝動了!」阿度平時雖然常常和何然爭吵,但畢竟兩鳥是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死黨,牠心中也很著急,「該怎麼辦呢?!」阿度心裡七上八下,此時何然在亂流中挺進,並試圖用自己的鳥爪想要抓兩隻燕子一把,雖然牠知道自己的力氣可不像猛禽類那麼大,而且這樣一來自己也會有危險,但總得試試看…

阿度在空橋上踱步,忽然間牠看到高空中有一大群斑鳩和麻雀飛過,「嘿!我想到了!」牠一股作氣直衝到空中,「哇!是阿度!!」「快逃!」群鳥一看到牠們平常最害怕的『黑毛流氓』衝了過來,紛紛四散而逃,「站住!你們以為你們飛得過我嗎?!」牠一個急衝便將一隻麻雀長老給攔阻下來,並且不斷在牠的頸側、耳羽邊啄來啄去,「哇!救命呀!阿度老大!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別再啄了!」「叫你的鳥兒們全部停下,我有話要說!」阿度接著以同樣的速度將另一群斑鳩給攔下來,斑鳩們很不悅地滴咕:「到底有什麼事呀?我們可是要趕場的呢!」「下面有兩隻家燕小朋友被飛機捲入了,我希望你們趕快下去救援!」「不會吧!那不是很危險嗎?」「哇咧!這實在太愚蠢了!」「大家聽著,只要你們大家照我的吩咐去做,那我願意把我在基隆河的一部分地盤分給你們築巢生活,並且告訴你們哪些地方有人類的穀倉和正要收割的田地,怎樣?這兩個條件夠好了吧?」很多麻雀和斑鳩聽了都深表贊成,因為最近牠們確實找不到足夠的空間和食物,「好是好,不過你說話可要算話喔!不然去做『鳥擊』可是搏性命的舉動!」「放心,我阿度從不食言的!」「好!!」於是群鳥就這樣從半空中衝向飛機,並且紛紛發出求救的鳥鳴聲呼朋引伴,只見附近原本停在牽引車、加油車上的各類鳥群也一隻接著一隻加入這個陣仗,從幾十隻到幾百隻,最後來了上千隻…

此時被強風捲入的三隻鳥兒仍舊和引擎的風速對抗著,就在牠們漸漸不支的時候,運輸機的機長注意到眼前上千隻飛鳥衝向他座機的驚人場面,「天啊!請求地面塔台准允迫降!」「發生什麼事?!」「本機遭受鳥擊!恐影響飛航安全!請求暫停起飛!」「准許!」塔台人員急忙向身旁同事喊道:「快去叫人過來趕鳥!」在危急的瞬間,引擎終於熄火,而氣流的漩渦也終於逐漸散去,兩隻燕子兀自瑟縮地停在機翼邊,何然氣道:「你們還待在這做什麼?還不快飛走!」

阿度飛了過來,問道:「怎樣?我的方法不錯吧?」「是呀!感謝你救我一命!」何然點頭說,接著大笑:「哈哈哈,那些人類可要被我們這些鳥給氣死了…」「呵,你可別高興的太早,之前我才被驅鳥人抓到,好險他們不喜歡吃火烤烏秋,不然我可完了…所以我想機場仍然不太適合我們生活吧…」「是呀!那些飛機也真的滿危險的,那你我之間到底還要不要爭奪這塊地盤呢?」「算了,別爭了,這裡還是讓給那些不知死活的笨鳥吧…」


之後兩隻烏秋狠狠訓了家燕們一頓,「對不起,烏秋大哥,我們只是好奇而已嘛!」阿度怪叫道:「什麼好奇?!你們要成為候鳥也不是這等作法!我看這樣你們會先成為烤燕子吧!」何然說:「對呀!我看要作為一隻好的候鳥,首先你們要先能克服風阻的問題,不過這裡的風速都還不夠大…」「我看我們帶你們到淡水河的出海口練習看看好了,那裡的海風很強,很適合練習飛行…」於是牠們一行鳥就這樣飛到了淡海附近。

「你們只要能夠穿越過這道強風!飛行技術必能大大提升!」阿度胸有成竹說,小凱懷疑問:「真的可以嗎?」何然拍拍胸脯說:「那是當然的,我兄弟倆可是常常在這裡練習逆風飛行呢!」於是,兩隻烏秋開始示範起牠們的飛行,小凱、阿勇、和羅伯也各自鼓起翅膀,在強勁海風中,用力地學起烏秋的飛行方式;然而小凱發覺牠似乎無法適應這種飛行方式,好幾次都平衡失靈,甚至被強風吹了出去,另外兩隻燕子也好不到哪去,飛得東倒西歪。「喂,小心點啊!小不點!」「哈哈哈!我從沒看過年輕鳥飛得這麼笨拙!」阿度和何然不時傳來笑聲。雖然牠們也很認真在教這些燕子,但似乎小凱牠們就是沒有那種慧根,結果這樣花費數天,燕子們仍舊沒能克服風阻的問題。

「真糟糕,我看你們一點也沒有進步…」「怎麼辦?」「你們去尋找我們的飛行老師好了…」「你們的老師?」「我們的老師可是很有風度的,被稱為烏秋國的『天行者』呢,牠四處行俠仗義,可沒我們那麼沒出息,整天在搶地盤…」

巴亞努是一隻來自宜蘭縣南澳鄉泰雅部落的烏秋,牠不僅是阿度和何然的啟蒙老師,更是烏秋族的英雄,早年曾經力抗鷹類,替烏秋族拓展其勢力範圍;並且經常幫助泰雅居民捕抓危害小米作物的昆蟲們。眼下正落腳在五股濕地,並經常往返於中央山地與東岸指導年輕鳥兒如何飛行,當燕子們找上牠時,牠搖搖頭說:「不同鳥種,飛行方式也就不同,我那兩個笨徒弟竟沒想到這點…」


於是巴亞努推薦燕子們去探訪另一位極其厲害的家燕前輩─米可,米可曾經是北渡燕群的首席領航員,帶領燕群渡過好幾次的危機,牠和巴亞努曾在狂風驟雨中較勁牠們的飛行技術,牠們翻山越嶺、渡過數條大河,但兩隻鳥卻是不分勝負,因此牠們互相敬重。

於是三隻家燕終於拜在米可的門下,米可很高興在暮色之年還能再看到肯求上進的家燕留鳥,因此牠傾力教導小燕們,從最基本的滑翔、定點振翅,到最困難的翻滾、瞬間加速,牠都一一詳加指導,牠也注意到三隻小燕中,以小凱的資質最好,也最認真,常常為了練習而忘了覓食。因此牠花了最大的心力在小凱身上。後來巴亞努一時技癢,在小燕前秀上了一場攻擊老鷹的表演,也因此小燕也向巴亞努求教如何抵禦老鷹。巴亞努笑說:「傻瓜,這可是只有我們烏秋族才會的絕技!」

小凱朝思暮想著父母,每天天剛破曉時便開始練習飛技,直到夜深人靜街道全黑為止,在學習上牠比誰都認真,很快便掌握了如何在街道和巷弄穿梭的本領,並且也懂得在自然環境中找到保護自己的掩蔽物,牠甚至也學習了一部分巴亞努在空中纏鬥盤飛的本領。也因而有一個女生開始注意到牠的認真並對牠相當地欽佩,她是米可的女兒─采妮,一隻才貌雙全的家燕,由於母親早逝,采妮從小和父親相依為命。她不僅有著全身光纖亮麗的羽毛、明亮的雙眼、玲瓏的體態、一張可愛的鳥喙,更有著高超的滑翔技術,她可以在天空連續迴旋數小時而不必停下歇息,甚至曾經和父親在一次山林旅行中,飛進山間的山溝中然後一路上穿越數個水道,最後從鄰近城市的排水口飛出,既沒有沾染任何泥沙、更沒有任何任何損傷,足見牠們父女飛行技巧的卓越,也因此采妮常是許多年輕燕兒心中暗戀的對象。

黃昏時的蘆洲…

當小凱正在電線桿上理毛,「你不進我們家看看嗎?」采妮在屋簷下的鳥巢邊探頭問道,「不用了…我今晚睡外面就行了…嗯…采妮,妳真的很漂亮…」小凱還不太會和女生說話,「嘻,謝謝你,很多燕子都這樣說,但我覺得還好…」「不…這是真的…」小凱有些靦腆,采妮這時也覺得有些羞澀,因為畢竟是兩隻年輕的燕子單獨相對,總令她有些好奇和緊張,「不然…我們可以聊一些東西…反正,人類商家和路燈的光線都還滿強的,妳應該還沒要睡吧…」「嗯…是呀,城市裡的家燕拜都市人夜生活所賜,通常也是比較晚睡的。對了,你為何這麼努力練飛呢?」「因為我想在遷徙的旅程中尋找我的父母。」「真有心…」於是這一晚,兩隻燕子談話談得很投機,一直聊到第二天清晨…


兩個月後,燕子們各自學有所成,尤其是小凱,牠的能力已經遠遠超過其他的燕子,甚至還具備遠超過阿度和何然的抗風阻能力,采妮也經常和牠較量飛行技術。在米可的引薦下,燕子們加入了一支即將往南遷徙的燕群,因為遷徙不是件容易的事,通常需要群體行動。南行雖不是羅伯的既定旅程,但牠也想砥礪自己的飛行經驗。只是剛開始,燕群對小凱這幾隻小燕們的冷漠態度卻讓小燕們覺得很難過,甚至想要中途放棄自己的理想,重新返回以前的生活,於是米可時時對牠們加以鼓勵:「眼下你們雖然不被見容於燕群,但不代表永遠會是如此,總有一天,真誠與努力將會化解一切。」「謝謝老師!」燕子們心中感激。這一天傍晚,來自各路的遷徙燕群在五股濕地大量集結,最後的數量竟到達上萬隻,在濕地負責做觀察紀錄的幾名台北鳥會的調查人員幾乎記到手軟。

第二天清晨,風和日麗,經過前一天傍晚集結的燕群們開始陸續展開遷徙,由於燕群的首領烏哈魯除了表示願意收容老友之女采妮外,對於小凱、羅伯和阿勇這三隻留鳥卻是相當冷漠的,彷彿牠們的存在就只會拖累大家一般。因此米可不太放心,決定護送孩子們一起南行,巴亞努也過來幫忙保護燕子們。牠們沿著濱海公路南下,一路上有說有笑,不料前方忽然迎面來了一輛超速的車子!

碰!!!這一聲劃破了寂靜的曠野!

「爸爸!!」「米老師!」

米可倒伏在血泊之中,巴亞努和采妮牠們急忙飛到鄰近請求救援,「老師,你撐著點,采妮已經去叫其他的鳥來幫忙救你了…」小凱著急說,「不…小凱…你聽我說,你要好好…練習我所教給你的一切…幫我照顧采妮…一切…就拜託你們了…」「老師!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小凱試圖將老師拖起來,但無奈家燕的力氣實在太小了,還沒有拖多遠,小凱自己也差點被另一部疾行的車子撞到,「我…不成了…這裡車子很多…你繼續待在這會有…危險的…快點飛走啊…」米可說完便斷氣了,「不!」小凱大聲哀嚎,此時群燕才趕到,但為時已晚…


小凱牠們忍著悲傷繼續向南而行,但采妮傷心欲絕,連飛行的力氣都快沒了。當燕群即將飛入大雪山附近上空時,一個巨大的黑影忽然出現在林間,年長的烏哈魯長老警覺到牠的存在,那是一隻翼短圓、尾長呈棒狀、雙翼下壓呈淺倒V形的猛禽,是一隻當地泰雅人稱呼『雅外』的鳳頭蒼鷹,雅外可說是這山頭中最兇猛可怕的母鳥了,尤其最近獵捕量劇增,據說附近已有數十隻小鳥遇害了。長老驚道:「不好!是雅外!大家快逃呀!!」說時遲那時快,那隻猛禽已向群燕呼嘯而來,一時群燕或驚叫、或亂飛,大家都亂了陣腳。


「大家不要亂飛,快點找掩護!躲在樹叢裡、躲在樹洞裡,不要落單了!」小凱大聲喊道,接著牠刻意在蒼鷹面前飛竄,伺機掩護同伴們躲藏,但就在此時有一隻年輕的母燕子在混亂中與大家走失了,她飛得過遠,當她不斷地想要找尋同伴時,卻片尋不著…她正是采妮。

只見采妮花容失色,飛行的動作已全然不成章法,就在一瞬間,她一個不小心竟被身後的蒼鷹給追上了,同時身子也被鷹爪給抓了起來。「救命呀!救命呀!」群燕中沒有一隻鳥敢上前救她,但就在此時,一隻燕子從樹叢中挺身飛了出來,「放開她!妳這個邪惡的死鷹仔!」小凱說話同時,奮不顧身地往雅外頭上啄了下去,雅外冷不防被啄了一下,她火大說:「讓開!死小鬼!」雅外張開雙翼振翅飛去,離去同時還猛然用翅膀撞擊小凱一下,然而這一記攻擊卻被小凱給靈活閃開,小凱眼見情勢危急,大叫說:「看看妳那雙僵硬的翅膀,根本就中看不重用嘛!妳有種就放開我的同伴,讓我和妳單挑!」。

雅外吃了一驚,因為被一個後生晚輩閃過攻勢,尤其對手還是一隻乳臭未乾的小家燕,甚至還敢出言挑釁,這可是雅外生平的頭一遭;這不僅對於雅外本身,就連對整個鷹族而言都可說是莫大的恥辱。雅外怒道:「好小子!我就陪你玩玩!」她手爪鬆放已經近乎昏迷的采妮,只見采妮立刻從高空落下,「采妮!!」小凱驚叫一聲,牠正要俯身下去救援女伴時,卻被突如其來的一道黑影,碰!一股巨力正中鳥喙下緣,小凱頭暈腦脹還來不及反應,身子又被撞擊了兩下,原來雅外的翅膀瞬間揮出了兩道攻擊,「死燕子!膽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今天不好好折磨你,將你碎屍萬斷,我就不叫雅外!」小凱昏昏沉沉中,心中只惦記著采妮的安危,還有米老師臨死前的托咐…牠大叫著:「誰來救救采妮呀!!」說話同時,牠吃力地躲過雅外兩次飛啄,拚命衝向她的頭頂猛啄,半空中只見兩隻飛鳥一大一小,正在劇烈纏鬥著,小凱終於被雅外一把抓住,同時頸側也被雅外用力啄了兩下,不斷冒出鮮血…

就在此時,另一隻黑影突然從山谷的一側飛了過來,「嘰卡啾!」黑鳥高鳴一聲,接著一個大轉彎急掠掃過,以一種令眾鳥瞠目結舌的速度橫衝向雅外的嘴角,叩的一聲,雅外被啄了一下!「啊!」群燕和雅外各自叫了一下,但是前者的叫聲中充滿喜悅,而後者卻是帶著驚訝與疑懼。「放下牠!雅外!」原來這一隻黑色的不速之客,正是烏秋國中的天行者─巴亞努。

「巴亞努!我與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來攪亂什麼?」「妳今天如果要捕食最近人類亂放到我們棲地中的外來入侵鳥,那我不會管妳;如果要教訓那些在平原上目中無人,只會偷取人類米糧來吃的紅鳩,我也不會管你,但是如果你要攻擊這些無辜的燕子,那就得先過問我了!」「可笑!我們鷹族捕食獵物還得過問你們烏秋嗎?更何況這些燕子和你是什麼關係?你幹嘛護著牠們?」「牠們是我的朋友,而妳爪上這隻還是我所教出來的學生!」「學生?」雅外一聽怒從心起,「好啊,原來就是你所教出來的傑作,難怪牠懂得攻擊我!你說放就放嗎?哼!要我放牠,免談!再不走,今天我要連你也一起吃了!」雅外說著急振雙翅,鳥喙朝向巴亞努猛然一道刺擊,巴亞努迅速拍翅閃開,在鄰近樹梢上一蹬,疾飛衝天,「想逃?!」雅外急追上去,不料巴亞努卻在這個時候俯衝而下,「啊!啊!」接連兩道啄擊,雅外掉了數片羽毛,她哀嚎一聲:「你要這隻燕子,那我就送你吧!」她說著就把小凱扔了出去,巴亞努驚叫:「住手!」跟著俯身下去想要救醒小凱,「你中計了!去死吧!」雅外張起大爪,從巴亞努身後俯衝而來,「小心!!」群燕高聲驚叫。

就在這個時候,巴亞努忽然一道迴旋閃開,雅外的鷹爪不僅撲空,還撞到松樹的枝頭,接著又是數道飛啄,雅外來不及回防,前額和上嘴都被啄出血來,
「這怎麼可能?!你不是要救那隻燕子嗎?」「那當然,因為我的朋友已經幫我救了牠們…」巴亞努說著指了指樹上的幾隻台灣獼猴,只見兩隻猴子雙手各捧一隻燕子,「可惡!」雅外氣得磨起鳥喙來,「走吧!妳現在走還來得及,否則妳也不是我的對手…」巴亞努說著,雅外看著自己身上的傷痕,她心中不甘,「哼!勝負尚未分呢!」雅外鼓足全力,再一次發動攻擊,但每一次攻擊不僅被巴亞努化解開來,更令自己承受更大的傷害,畢竟短兵相接本就是烏秋最擅長的戰法了…
數回合後,雅外負了傷停在枝頭上不住喘息,巴亞努也停止了攻擊,「妳走吧…雅外…」雅外喘息著說:「天行者,果然厲害…只是這樣阻撓人家的生計,未免太過分了…」「妳偷襲我們燕子難道就不過份嗎?」許多燕子叫哮說,眾鳥和眾猴子也都高聲叫道:「滾吧!雅外!離開這片森林!」「我很抱歉損壞了妳身為鷹類的尊嚴,但是我純粹只是為了要保護這些孩子們,冒犯之處,還請見諒!」巴亞努向雅外敬了一禮,雅外忽然想起傳說中巴亞努曾經一鳥單挑兩隻老鷹呢,她心中起了寒顫。於是她也回敬一句:「後會有期!」說著便振翅高飛。

當巴亞努的死黨還要再追出去的時候卻被巴亞努阻止了,「罷手吧,朋友,畢竟鷹類也有牠們的生活要過,我這麼做只是為了拯救我的朋友,並非想要迫害其他鳥族…」

兩天後…

采妮向巴亞努行禮說:「巴亞努老師,謝謝你和你的朋友!」「哈哈哈,大家都那麼熟了,幹什麼那麼拘束呀?倒是小凱,我那天有看到牠為了救妳而力拚雅外。一隻燕子能夠和鳳頭蒼鷹僵持那麼久,真是不簡單。可見得牠的確得到我和妳父親的真傳,稱得上是一名飛行健兒,而且牠也真的很在乎妳!」采妮聽了羞澀地理了理毛,「妳會跟牠一起到南方嗎?」「我…我還在考慮…」「呵,牠的身爪不錯,如果去南方,應該足以保護妳的…」此時小凱從河堤的另一邊飛過來,「巴亞努老師!采妮!現在有很多燕子都願意和我們結伴同行呢!」「哈哈!米可不是說過只要努力不怕沒有朋友,不是嗎?」「老師說得是…」采妮露出燦爛的微笑說:「謝謝你救我,小凱。」「不…不客氣…采妮。」「呵呵,小凱現在應該風靡整個燕族了吧?」三隻鳥不約而同笑了起來。

幾隻等待返回南方的家燕,在天空中迎著強勁的海風,從高處的岩岸一一滑翔,然後藉著氣流的攜帶,一股腦地衝上天際,再俯衝而下,牠們正在做最後的練習。除了家燕群,墾丁海邊的礁岩上還聚集著其他如燕鷗等鳥群。小凱望著遠方一望無際的海洋,此時海風吹拂著山下無垠的林投灌叢,也吹過牠的羽毛,牠注意到有兩隻樹上的椰子蟹正在好奇地觀望牠。采妮從樹林飛向岸邊,在小凱身邊停下,「你在想什麼?」「我在想南方的天空和山林…與台灣有什麼不一樣?」采妮笑說:「你去南方不就知道了?」「嗯…」采妮看著天空想了想說:「小凱,別忘了明年的秋天要記得回來台灣喔…」小凱看了看采妮,忽然用自己的鳥喙試著幫她理了理毛,「呵,好癢…看來,你還不太會理毛呢…」采妮笑著說,「采妮,與我同去吧,一起開拓自己的視野…然後和老師一樣,將世界的見聞帶回這片美麗的土地…教育未來的孩子,直到牠們長大的時候,也一如我們一般,生生世世地傳承下去…」采妮輕聲說:「你想得真遠…不過,我有點想待在這片土地好好守護爸爸的靈魂…」「唉…」小凱嘆了口氣。


「喂,兩隻小燕子在那裡談天呀…你們南行的團隊要走囉!快點跟上吧!」遠處傳來巴亞努的聲音,身為一隻烏秋,牠很滿足於自己在臺灣山林中的優勢。曾經,年輕時的牠也曾參與過長程的遷徙,但後來因為海上風暴而在彭佳嶼一帶迫降,那次風暴當中牠失去了牠最好的朋友。甚至牠也因為體力不支,而被人類搭救過。從此,牠便不再參與遷徙。眼下看著群燕的練飛,牠無意中想到自己的過去。南行前往菲律賓的日子終於快到了,牠盡責地提醒小凱別忘了跟上隊伍…。

采妮雖表示想要留在臺灣,但她心中其實很捨不得小凱,然而卻也捨不得這片她成長的土地。天色漸漸變晚,當金色的晚霞由天空一抹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晨星,雖然這一晚月亮休息去了,但是銀光閃閃的海面透著清風,清風吹拂她的臉龐,令她想到以前這個時候,她的爸爸都會陪伴在她身邊,訴說著天空、星星、月亮和海洋的故事,但是現在,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想到這她輕輕嘆了一口氣,就在此時,星空中忽然有一道極其明亮的流星從她眼前飛過,此時那滿天的星星無形中竟化作一道她熟悉的身影,她不禁脫口叫出:「爸爸!是你嗎?爸爸…」


次日早晨,各路南行的燕子開始會師,準備做最後的燕員調度,烏哈魯長老在分配完所有的工作後,忽然高聲道:「各位,我有一件事情要正式向大家宣布…」所有的燕子都停下牠們身邊的工作,一起聚集到長老面前。「諸位,相信大家也知道最近我們族裡出了一位少年英雄…」眾燕子們議論紛紛起來,但大家都已猜到是誰了。「是的,我正式推薦小凱作我們領航團的領航見習生,我將親自指導牠,下一次旅行時,牠也將成為新一代的領航員!」烏哈魯長老當眾宣佈牠的決定,所有的年輕燕子們都高聲歡呼,因為小凱早已成為牠們心目中的少年英雄了。小凱也飛向群鳥接受歡呼,當然這當中也包括牠的摯友羅伯與阿勇。


而在此時一位美麗的少女也悄悄飛入了鳥群中,她是采妮,群燕中的花朵,「是采妮耶!采妮也過來了…」她的出現吸引了在場男士們的目光,但牠們很快便注意到采妮的眼神,她深情地看著小凱,「容許我也加入你們嗎?」「采妮,妳竟然跟上來了…妳改變決定了嗎?」「是的,因為是我父親在昨晚告訴我的…」「老師…?」「嗯…昨晚的一道流星給予我啟示:也許每一段生命終究會逝去,但生命的本身要活的精采,要活的沒有任何遺憾,卻是要靠我們自己去掌握的,與其回首過去,不如放手編織未來…」「對,這才是米老師生前所給予我們的冒險精神!」羅伯興奮地說,「太好了,采妮終於決定和我們一起去冒險了!」阿勇興高采烈地說,「太好了!」小凱飛向采妮並且帶著她一起向長老行禮,「妳真的決定和我們一起旅行嗎?」「是的!」「好,妳父親曾經是我們族中最偉大的領航員,妳和小凱正好可以將牠的精神重新帶給我們大家…」


和煦的海風不斷地從巴士海峽一帶吹拂而來,年輕的燕子們在天空翱翔,牠們終將越過大洋、克服群山峻嶺,直抵那遙遠的南方目的地,直到來年牠們將會再回來的,為這片絮語的天地帶來希望與喜悅。(The End)


連絡我們

TEL:(02)2325-9190
FAX:(02)2755-4209
Email: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會本部:10664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160巷3號1樓
野鳥救傷中心:110臺北市信義區和平東路三段463巷5號
救傷中心TEL:02-8732-8891
營運時間:週一至五9:00~21:00(週六、日及國定假日休館)